bt365官网-了解世界新动态
你的位置:主页 > 时事 >

许金山毒杀妻女案始末

2018-09-22 01:56来源:bt365娱乐官网 - 代言:凤凰网

(原标题:港中大副教授涉嫌毒杀妻女,大女儿出庭:母亲死前已接受其婚外情)

据《南华早报》报道,香港中文大学副教授许金山涉嫌毒杀妻女案于8月27日再次在香港开庭。(红星新闻此前曾作报道:与学生婚外情,港中大副教授涉嫌毒杀妻女案开庭 检方:他可能没想杀女儿?)

这一离奇案件曾轰动全港。

2015年5月22日,一辆黄色Mini Cooper车内,母女俩吸入一氧化碳致死。尸检显示,其血液中一氧化碳浓度超过正常水平50倍,但毒气来源一直成谜。在经过两年多的追查和科学鉴定后,警方将注意力转移至后备箱内的一个健身球上。

2017年9月,现年53岁的许金山,是前香港中文大学麻醉及深切治疗学系副教授,被指控于将充满一氧化碳的健身球放在妻子车内,造成47岁的妻子黄秀芬及16岁的次女许丽玲死亡。

副教授涉毒杀妻女 大女儿:母亲死前已接受其婚外情▲被指控谋杀妻女的香港中文大学副教授许金山 图据《南华早报》

2018年8月27日,许金山大女儿许美玲(Khaw May-ling)在庭上讲述了,作为家里第一个发现父亲婚外情的人的心路历程,讲述了父亲对几名子女的高期待,还回忆了故去的妹妹许丽玲。

听着女儿的讲述,庭上的许金山不时微笑,又忍不住落泪。

大女儿出庭,许金山又笑又哭

许美玲称,父亲的第三者Shara Lee在2004年到2005年间到家里来教她和妹妹许丽玲中文。检察官指出,Shara Lee也是许金山的学生。2012年,许美玲就怀疑父亲与其有染。

许美玲称,母亲在知晓丈夫的婚外情后,一开始很不安,但在她死前一年已经接受了这件事。

“我父母已经有一段时间不太好。我觉得能理解父亲为什么找其他人。”许美玲称,尽管如此,她心里仍为母亲感到难过。许美玲称,父母为了孩子们而竭尽全力保持和睦,父亲还曾带全家去澳大利亚滑雪旅行。旅行回来之后,大家都放松了一些。

许美玲还回忆道,妹妹许丽玲是一个“精神活泼自由”的孩子,非常关心照顾人,是她的精神慰藉。妹妹死前在启新书院学习,对人类学项目特别感兴趣。

听着大女儿讲那些跟妹妹开心的时光,坐在庭上的许金山不时微笑,而听到自己的所作所为给家人造成的压力,他又忍不住落下泪来。

副教授涉毒杀妻女 大女儿:母亲死前已接受其婚外情▲涉案汽车,一辆黄色Mini Cooper图据《南华早报》

许金山对两项杀人指控均不认罪

据悉,许美玲目前正在一所马来西亚的大学攻读医学科学学位。她说,她和已经去世的妹妹许丽玲都被诊断出患有注意缺陷障碍(伴多动),此外妹妹还有诵读障碍。

但她表示,在这点上她的父亲不够理解她们。每次她试图向父亲解释时,他只会说,那是因为她们不够努力,“他担心丽玲在学业上不够努力。”

“他最不想做的就是让他16岁的女儿死。” 检方此前曾表示,许金山可能并没有想杀掉女儿。许金山不知道,那天女儿没有上学,就坐在妻子那辆车的副驾驶位置上。

副教授涉毒杀妻女 大女儿:母亲死前已接受其婚外情▲一氧化碳中毒身亡的许丽玲 图据《南华早报》

许金山告诉警方称,他之所以从学校将部分一氧化碳带回家,是因为他想消除家中的鼠患。检方则争辩称,他家里从未有过鼠患问题。

对此,许美玲在庭上作证时表示,家中的确有老鼠,有时家里人甚至会买些捕鼠夹试图逮住老鼠,此外家里还有其他虫害,比如小蜥蜴和蟑螂等。她还说,妹妹许丽玲很怕这类小动物。

检方认为,许金山是“蓄意且精密”计划,以研究为名,通过工作的学校办公室预定一氧化碳,再将有毒的气体灌入瑜伽球,放置于妻子的车内。然而,被捕时,许金山还告诉警察,可能是女儿因为压力太大,试图自杀。

 

目前,许金山对两项杀人指控均不认罪。许美玲将继续出庭作证。

此前报道

与学生婚外情,港中大副教授涉嫌毒杀妻女 检方:可能没想杀女儿

据《南华早报》报道,一名在香港中文大学任教、有婚外情的马来西亚籍副教授,涉嫌将有毒气体注入瑜伽健身球中,“蓄意和精心策划”谋杀了自己的妻子和女儿。该案于昨日(22日)在香港法院进行了审理。

和女学生有婚外情

借科研名义购入毒气

据悉,这位副教授名为许金山(英文名为Khaw Kim-sun),今年53岁,被捕前是香港中文大学麻醉及深切治疗学系的一名副教授。检方在香港高等法院上表示,许金山于2015年5月22日,将充满一氧化碳的健身球放在一辆黄色Mini Cooper车的后备箱内。该车由他47岁的妻子黄秀芬所开。

他16岁的次女许丽玲坐在副驾位置上。

检察官安德鲁布鲁斯告诉由5名男性和4名女性构成的陪审团称,许金山发起了一个“无价值”(no value)的研究项目,目的只是为得到他后面谋杀所用的一氧化碳。他和自己的一名学生发生不伦婚外情,而该研究项目正是由这名女学生协助。

控方提到,许金山承认与一名曾帮他研究一氧化碳的女学生有婚外情,他们3年内去了9次旅行。

其在香港中文大学麻醉及深切治疗学系的同事们曾看见,许金山向两个瑜伽健身球内注入一氧化碳。他声称自己想测试一氧化碳的纯度,还告诉他们他正在用兔子做实验,以观测这些气体效果。

但专家表示,许金山的兔子实验结论并不适用于人类,而且用瑜伽健身球来储存此类气体“极为危险”。

布鲁斯称,许金山明知风险,还将两个瑜伽球放在车里带回家,并在车中放置了一个仪表。发票数据显示,为了购买这6.8立方米、纯度达到99%的一氧化碳,他花费了上万美元。

声称带有毒瑜伽球回家是为灭鼠

曾暗示可能是女儿自杀

在警方审讯期间,许金山称,他之所以将带有一氧化碳的瑜伽球带回家,是为了消灭家中老鼠。但一位在他们家中帮佣的人员称,家中从未有过鼠患问题。

许金山还曾暗示,可能是他女儿使用这些瑜伽球来自杀,布鲁斯称这是“蹩脚的谎言”。

“这不是真的,”布鲁斯称,其女儿的学校老师们表示,她生活得非常快乐。许金山的妻子黄秀芬知道他有情妇,但拒绝离婚。

据报道,案发当天,黄秀芬和女儿驾车离开住所不久后,即将车子停在路边,随后被一位叫做童玉玲(音译)的慢跑者发现。

童玉玲在法庭上作证时表示,她最初以为两人只是在车内小憩,但当她45分钟后第二次路过那里时发现情况可疑。虽然当时并没有下雨,她注意到车前的雨刮却是开着的。

两人随即被送往沙田区的威尔斯亲王医院,许金山当时也在这家医院担任一名医生。两人随即被宣布死亡。法医验尸显示,两人吸入一氧化碳而死,其血液中的一氧化碳浓度超过正常水平50倍,但毒气来源一直成谜。这一离奇案件当时轰动全港。

案发两年多后嫌犯被捕

检方:他可能并未想杀掉女儿

警方调查发现,汽车本身并无瑕疵,在经过两年多的追查和科学鉴定后,将注意力转移至后备箱内的一个健身球上。

据相关报道称,法证毒理组的血液科及麻醉科专家,对死者遗体的血液、尿液、胃容物及肝脏等器官进行详细检验,并对健身球及车上相关证物进行全面药物或毒药分析,终于揭开谜团。

在案件发生的两年多后,2017年9月,警方来到许金山的寓所将其拘捕。据马来西亚《星报》报道称,许金山和妻子共育有4名子女,死亡的许丽玲为他们的第二个孩子。

检方表示,许金山可能并没有想杀掉他女儿。“他最不想做的就是让他16岁的女儿去死。”布鲁斯说,他并不知道,就在他计划杀死妻子的同一天,他的女儿当天并没有上学。

“如果有人明知汽车里有一氧化碳,知道那是一种会杀死人的有毒气体,那么可以肯定这个人在脑海里肯定想过杀人。”布鲁斯说道。

布鲁斯表示,如果吸入过量的一氧化碳,会导致人的视力损害,昏迷不醒甚至死亡。“它确实能杀人,而且已经杀死人。”

据悉,许金山对两起指控并不认罪,审判还将继续。